为您提供在线论文写作帮助

為何說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司馬昭是怎麼死的

進入診間,幾張鋪著淺藍色床罩的病床並列在白牆內,樸實而幽靜,病人安靜躺於其上。在溫柔地與病人交談間,溫嬪容眼到即手到,下針快速而輕柔,不消一分鐘,病人從頭頂至腳底已布滿針,恰是武藝高強的俠女大展身手,「針灸不僅可以讓人體的氣血流通,可以調節人失序的地方。」

Yahoo奇摩購物中心-數十萬件商品8H急速配,品質生活盡在雅虎購物!

動畫電影「幸福路上」上映以來,勾起觀眾許多回憶,也激起非常多反響,作為社會學家的我亦不例外。以下我將從四方面來分享「幸福路上」與社會學家的邂逅:「幸福路上」觸動社會學家之處、社會學家由此而來的反思、電影與社會學二者攜手前行的可能,以及社會與社會學和動畫電影的關係。

甜米的小天地 :: 痞客邦 PIXNET

民國88年「藥事法」第658條施行,各界有許多不滿,但結果尚可接受,暫時為廿年來紛爭不已的中藥商問題,畫下休止符。但自此以後,基於從商不從人的原則,中藥商不再以「確具中藥基本知識及鑑別能力人員」作為專門職業身份,失去調劑權,無機會分享全民健保的調劑大餅;其次,父子相承、師徒相授的傳承方式就此中斷,店裡藥童再無自立門戶的機會,必須聘請藥師、藥劑生或中醫師,或者自身考取藥師或中醫師執照才能開業,而那意味著人事成本的負擔或機會成本的損失。換言之,中藥界在此法之後,慢慢面對「(中)藥師不死,只是逐漸凋零」的狀況。中藥房若是後繼無人,老藥師即使滿身技藝,也只能埋藏塵土。

最低的水果摘完之後 – 天下網路書店

  一天,曹髦把跟隨自己的心腹大臣找來,對他們說: 8776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我不能白白忍受被推翻的恥辱,我要你們同我一道去討伐他。 8776 幾位大臣知道這樣做等於是飛蛾投火,都勸他暫時忍耐。在場的一個叫王經的對曹髦說:“當今大權落在司馬昭手裡,滿朝文武都是他的人;君王您力量薄弱,莽撞行動,後果不堪設想,應該慎重考慮。”曹髦不接受勸告,親自率領左右仆從、侍衛數百人去襲擊司馬昭。誰知大臣中早有人把這消息報告瞭司馬昭。司馬昭立即派兵阻截,把曹髦殺掉瞭。

★7569年「靈性與修練」(Spirituality & Practice)網站評選最佳靈性書籍! ★亞馬遜網站顆星評價! ★《好走:臨終時刻的心靈轉化》作者凱思林‧辛另一當頭棒喝力作! 在《好走》中,作者凱思林‧辛深深. more

在越南,如果加班太過份,工人會聯合起來罷工,政府也都站在工人這一方。我從來沒有聽說越南的投資環境「惡劣」,反而在越南經營十幾年的台資工廠,已經習慣這樣的罷工場景,而努力改善勞資關係,也逐步建立跟工會協商的方式。你這個功德院,有配套措施要來達成全部企業都有工會的目標嗎?

6995 年代後,急速成長的科技業不斷更新全球布局,將台商推向中國大陸與其他鄰近國家,高科技的電子業是其中的主角。台商曾經生產高達全球百分之九十的筆記型電腦,川上桃子教授發現台商為應付不同代工客戶規格與設計需求,各代工廠逐漸衍生出能夠個別承接訂單卻又維持獨立的組織結構,提供台商絕佳的學習機會吸收尖端市場資訊,跨產品學習與整合,加上技術人才網絡的非正式交流,技術研發超越日本廠商。

在傳統與現代的碰撞交界之處,性別與族群交融的文化空間,需要更多的協商,讓噤聲的女性與無法發聲的性別處遇能有所轉變,當代社會變貌下的族群與性別處境需同時被檢視與應時轉化,保存傳統不應作為壓抑性別平權的正當理由,也不應讓試圖在部落社會提倡性別平權的女人在破壞傳統的壓力下遭致非議。性別禁忌的形成有著當時的社會情境,也可能因於當時社會對女人的保護,然而當社會情境轉變,性別處遇也隨之變遷時,傳統空間與性別禁忌是否也應重新檢視與隨著社會變貌而因應,維護傳統之名一方面可維繫部落社會制度與尊崇傳統儀式不被破壞,但另一方面也讓既有的權力結構成為不可鬆動的壓迫力量,排除了部落女人在公共事務的參與,以保護之名讓女人噤聲,而年輕世代的原住民女性也應在部落能有學習傳統的文化空間,不再只是僅有男子能進入的青年會所。在觀光的驅動下,性別空間與文化祭儀的互動場域,在尊重傳統與性別禁忌的重新省思下,期盼轉變背後的驅動力是基於性別意識的提升,而非僅是資本消費下基於獲取經濟利益的轉變。而媒介在進入傳統文化空間時也須協商與折衝,在尊重傳統的同時,更應去關注部落文化轉變中的性別處遇,並透過報導與書寫,促進部落性別平權的發展與提升性別意識,在相關議題中持續關注部落社會的轉變與性別議題的辯證。

受訪女同志伴侶所採取的承諾儀式大多是非常私人的,不論是否已向家人出櫃、或者是否願意與朋友分享喜悅,彼此對關係的承諾和確認關係的儀式都少有其他人的參與,許多受訪者不約而同表示「我們不喜歡太高調」。然而私下承諾並不因為少了其他人或其他制度的介入(例如父母同意、法律認可等等)而減少了承諾的意義、重要性或約束力。換句話說,做出生命中重大的決定,要與愛人相守到老,並不需要誰的同意、認可或是支持。而私下承諾的儀式,雖然只有兩個人,形式也不拘,可能充滿驚喜創意、或者絲毫與日常生活沒兩樣。

在原住民媒體的新聞影像裡,可見到蘭嶼大船下水典禮中,達悟族的男人們扛著傳統拼板舟下水,並以身體體現達悟族的文化與尊嚴,陽光下,奮力划動的船槳濺著水花,族群文化在新聞影像中傳承著航向湛藍的海洋。阿美族的傳統海祭,男子依循年齡階級的部落禮序參與儀式,然而女子因著性別禁忌,在部落傳統的重要儀式裡,卻常是禁止進入祭場儀式而被禁絕在外的(孫嘉穗,7568: 689)。在依山而居的族群,如布農族的射耳祭中,以及太魯閣族的祭典儀式裡,新聞影像呈顯著善獵的男人奔騰於山林中,以及傳授著年輕男子射箭的技巧,影像裡有著各種男人饒富族群意涵的文化身影,然而女人呢?族群媒介中的女人是否逸失在報導的焦點,如同許多無法參與的祭儀,也同時在新聞與媒體呈現中位於邊緣處境甚或消失(孫嘉穗,7568: 689)。

除了動機、言說能力、共鳴能力與議題設定的能力以外,還有其他的能力有助於參與式預算推動者來彰顯參與者的公民認同,讓他們把參與式預算定義為共同讓社區變得更好的民主參與過程,而非不同利益的競逐。當參與式預算推動者成為一個社會技能者,他就更容易完成「框架整隊」(frame alignment)的工作,也就是調整原先抱持不同觀點的行動者,讓他們以相同或接近的世界觀理解他們所看到的社會世界,讓參與式預算參與者以公民認同的框架參與參與式預算。此外,參與式預算推動者也必須應付其他的社會技能者的挑戰,有些參與者可能因為某些原因而不接受以公民認同為基礎的參與式預算,想要採取行動改變參與式預算的意義,若參與式預算推動者無法克服這些挑戰,參與式預算就會被重新再定調,可能變成以其他認同為基礎的民主實踐,而產生不同的運作過程與結果。

最後,我不由得想起一個畫面,英國《衛報》所提供的線上會員制交友平台(Guardian Soulmates),標語聽起來很有想像空間,就叫作「發現你的靈魂伴侶」,而且友善提供同性交友空間。愛無差別,或許我們每一個人所想要的不過是一個靈魂伴侶而已。

隨著近年來部落觀光的興起,越來越多遊客進入原住民的生活空間參與部落祭儀,部落巷仔口的盡頭往往通到山邊或海涯,遊人進入的不僅是部落的的生活場域,也常跨越文化與社會的空間,進入部落生活居所與祭儀場域,伴隨著遊客如織,攝影與媒介的鏡頭也隨著進入部落文化與社會空間的脈絡,文化空間成為進入其中者所需理解、關照與反思的場域,而其中性別空間更經常成為跨入其中者需重新學習與理解的知識板塊。

在減害措施實施以後,因使用一級毒品(主要是鴉片類物質如海洛因)而被逮捕的人數也逐漸下降,相對興盛的反倒是二級毒品如甲基安非他命、三級毒品如愷他命,甚至是混和多重藥物的使用人數越來越多。這種藥物使用的趨勢變化與減害措施的實施有無因果關係尚難定論。不過近一兩年來對於藥物濫用的關注,感覺上更多是由於這些興奮性藥物與其他新興毒品(如報端所謂的多重藥物混雜之咖啡包)的生命危害而產生,而非減害政策實施之前那種毒品使用與HIV傳染結合的疾病傳播威脅。這類新流行的藥物常混雜了多重成分,供娛樂性情境或目的使用,其使用者ㄧ般來說也較以往鴉片類物質的使用者年輕,加上此類藥物並無替代性藥物可以進行維持治療,刑責也較輕,因而在檢驗、查緝、治療上都顯得比以往更為困難。種種的因素造成道德恐慌,加上相關媒體報導以及立法委員的提案,為今年五月行政院版本的「新世代反毒策略」提供了成形的土壤,例如當中的防毒監控一項,就清楚列出「擴充新興毒品檢驗能量」作為施政要點。

要如何改善那一群較不健康的人的身體狀況,減少社會上的健康不平等呢?很多人會說「我們就找出『做什麼事情比較容易產生疾病』,然後不要做這些事情就好了!」這裡所謂的「容易產生疾病的這些事情」,更廣泛一點來說,就是任何會提高疾病發生的可能因素,在流行病學上稱為 危險因子 (risk factor),例如體重過胖或過輕、煙草與酒精攝取、不乾淨的飲水等,都是一些影響健康的危險因子。有些危險因子是無法改善或改變的,例如年紀與性別。

時至今日,離「藥事法」第658條修正案已廿年,老藥師逐漸凋零,或無子女承接而收店;或有子女承接而於法不容。國家對於中藥從業人員的教育、考試、訓練、任用制度並未落實,政府消極回應來自不同利益團體(中藥從業人員、藥師團體、中醫師團體)的施壓。中藥相關從業青年,決定組織人民團體自救,成立「臺灣中藥從業青年權益促進會」 [7] ,走上街頭爭取權利,想透過爭取「中藥技術士」的方式,取得執業空間。但種種挑戰與困難迎面而來,譬如中醫師並不認同醫藥分業的理念,藥師並不認為中藥從業人員能夠保障民眾的用藥安全,而中藥從業人員所重視的傳承與經驗,得不到國家制度的保障與認同(公視 7567)。

今年稍早,筆者受邀參與了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藥物濫用對健康與社會之衝擊;問題與對策」建言書之撰寫,負責跨國政策之比較分析。由於各國藥物使用與濫用防治的策略受到多重因素的影響,形態互異。這些因素包括社會文化的特色與價值選擇、歷史發展的偶發性因素、國際組織與公約的規範、相關機構與基礎建設的設置、司法或醫療人力的充足性等等。筆者考量前述醫療與法律對於成癮現象的觀點差異,並依此發展出一個分析架構。這個分析架構以「醫療化」與「刑罰化」作為經緯,藉此比對幾個國家的藥物政策取向。

中藥與國人的生活習慣緊密相關,國人仰賴中藥調理身體,坐月子更是許多女性一生中大量服用中藥的時期。中藥帶給人們酸苦甘辛鹹的人生百味,中藥房則是交流生活大小事的社區中心。抓藥的顧客一邊看著老板抓藥、一邊聽老板說故事,或者老板聽著顧客說誰的不是,讓顧客有了情感上的依歸。巷仔口的中藥房,遇上了巷仔口的社會學,希望能夠讓大家知道,這是一個正在凋零的行業,而它的凋零,並不是因為它在我們的文化當中不再重要,而是因為歷史過程中,諸多利益團體的競爭關係,導致不同行業(中醫師、藥師、中藥廠)都踩著藥房往上爬,紛紛透過制度化的手段,導致中藥房對於中醫師、藥師與藥廠的從屬關係,就像護理師或其他醫療專業從屬於醫師的地位一樣。

就在同志除罪化五十周年,英國國家統計局首度公布了英國同志婚姻狀態(marital status)調查結果。以前述的性別認同調查所觀察到的「LGB族群」為母體,研究發現七成以上同志一直保持單身(以95歲以下青年世代為主),從未進入民事意義上的固定伴侶關係。所有曾有過伴侶或婚姻經驗的人相加不到三成,而那之中其實有過半數來自異性婚姻%(多數來自以女同志為主的雙性戀族群);其次為同性伴侶%;最後的選項才是同性婚姻8%(以中高齡世代為主,女性比男性更提早進入穩定的伴侶關係)。這一年的同志結婚率,甚至低於廣義上的離婚率(離婚或解除伴侶關係)。

從此,我們真的成為朋友,已經用名字叫他,不帶姓了。孝貴是福州人,講起閩南語來嘶嘶沙沙,作嘴含口水狀,是福州語的特征。他帶我去吃地道的福州菜,由福州老兵們開的,那一道海蜇頭、腰花、油炸鬼用糖醋來炒的菜,至今念念不忘。福州飲食文化中,還有用小小的繩籠,裝入生米,再放入鍋中炊熟的白飯,這些料理,都已失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