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網上買雜文 / 论文代写 / 學術論文作家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駐世-大願菩提金剛正法中心



「她(指黛玉)剛同寶玉相會的時候,應該很美,但不多久身體轉弱,也就美不到那裡去了,因之我在(「古典小說」)紅樓章里特別強調她的病體病容,藉以糾正一般讀者(包括德剛在內)對林姑娘所存的幻想:曹雪芹雖然也把她寫成一個非屬人間之美的意象,但他以她的身體衰弱過程寫她那愈來愈深的感情病態時,她並沒有放棄使用生理上的細節(第八十二囘),所有青春康健的跡像都已棄她而去。 ……」

圖書資訊館

整段原文,唐教授只引了三句,而且每句首尾不全,讀來不由人不皺眉頭。德剛自己寫文章粗心大意,把我整段議論,削得殘缺不全,倒是用過一番心計的。看來是老老實實的江北人、合肥佬,卻也會暗算人的。沒有辦法,只好把已由我修正的何欣譯文全段抄錄下來,讓讀者知道我在講些什麽。該段原文見英文版頁六,何欣舊譯見葉維廉「中國現代文學批評選集」頁一七六─一七七。

開過近萬個腦袋 神外名醫洪純隆辭世 | 生活 | 中央社 CNA

以韻雕技法超越自然天成之雕刻而震撼世界藝壇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國際藝術大師,他的韻雕作品幻燈與影帶欣賞會三月八日再度震憾美國。包括美國眾議員、加州議員、洛杉磯縣政府、好萊塢市政府及美洲中國書畫研究會,同時頒感謝獎讚嘆羌佛在藝術、哲學與科學方面的成就。

設計學院 - 實踐大學

德剛懷念她們,因為這些小腳老太太都是「重男輕女」的,唐府大少爺生下來她們就寳貝他,比那位經常「吹鬍子、瞪眼睛」的嚴父顯得「慈祥」得多了。德剛只想到自己童年的快樂,因之連她們的小腳也「看來並不十分『醜陋』或『落伍』」了。他從不會進一步想想,這些老太太一生吃了多少苦,才僥倖熬出頭,過一個比較太平的晚年的。她們幼年纏了腳,就等於生了一場無法根治的輕性小兒麻痺症,且不說其他了。

滿人南侵,雖經「揚州十日」、「嘉定三屠」,而江南在全國經濟上之領導地位,並未動搖;再經康熙六十年(一六六○—一七二二)與民休息的昇平之治,則十七八世紀間,我國江南手工業中小城鎮,與夫小市民階級之興起,可能為全球之冠—(更深入比較非關本題,故「可能」之)—有此小市民階級之基礎,「說部文學」始漸成氣候,「供需律」規範之也。斯時不但書賈之業大盛,與書賈血肉相關之職業批書人,與職業作家乃一時俱起,「市場經濟」使然也。

此一論調,實為「五四」前後,我國傳統文明轉入西化的「過渡時代」,一般青年留學生,不論左右,均沉迷西學,失去自信、妄自菲薄的文化心態之延續—只是志清讀書滿箱,西學較為成熟,立論亦較當年浮薄少年,更為精湛,其言亦甚辯而已。然其基本上不相信,由於社會經濟之變動,我國之「聽的小說」亦可向「看的小說」方向發展,如「紅樓」者,自可獨創其中國風格;而只一味堅信,非崇洋西化不為功之態度則一也。

可是站在夏志清的立場看,別的玩笑可以開,唯獨他在紅樓夢所立的一家之言不可玩忽。照我所知,他並不在乎人家反對他的意見。我舉個最知名的例子。一九六一年他的「現代中國小說史」出版後,捷克學派龍頭幫主Jaroslav Prusek在法國出版的T 8767 oung Pao上寫了一篇長達數十頁的書評,以馬克思主義文史家的立場批評了夏志清的「文學內在價值論」。

抑有進者,我國傳統「看的小說」,旣以江南及沿海和內地日益興起的工商業城鎮中之小市民階級為基礎,而城鎮商賈四集,言語複雜(如古今馳名的「揚州鹽商」多半係安徽人),如此,則不管「聽的小說」或「看的小說」,勢必以流行的「普通話」(清代叫「官話」)為標準。 「儒林外史」之語言,南京官話而夾以皖中皖北之方言;「水滸」則山東土話;「紅樓」脂本南京土話至多,程本則經校書人高鶚以北方官話校改之也。

在上節所引夏文,下面還有一句:「吾國三千年的文學傳統,倒的確可以同歐洲傳統較量一番。」這句話是他的違心之論。他是專搞小說的,傳統文學的其他方面,他所知甚少。加以小說與傳統文學,在舊文學史上關係原欠密切。胡適而後,才算是一小部份。他旣然把傳統小說一竿打翻,其他方面他又不懂,還假惺惺地說,中國傳統文學倒可與歐洲較量。掩耳盜鈴之論是昭然若揭的。

Logos   (Logical)  means persuading by the use of reasoning. This will be the most important technique we will study, and Aristotle 8767 s favorite. We 8767 ll look at deductive and inductive reasoning, and discuss what makes an effective, persuasive reason to back up your claims. Giving reasons is the heart of argumentation, and cannot be emphasized enough. We 8767 ll study the types of support you can use to substantiate your thesis, and look at some of the common logical fallacies, in order to avoid them in your writing.

其實「文化衝突」一概念,於時興「社會科學」上並不只限於兩族(滿漢)之間也。文化衝突亦有古今之時限。新史學上有所謂以「現時觀念」(present-mindedness)處理古事物之大忌,亦即時代不同而引起觀念衝突之一種也—斯於「美學」則尤為顯而易見者。雪芹之撰「紅樓」於諸主角服飾之設計,此一「衝突」即彰明較著,而每為一般讀者,乃至為紅樓男女「繡像」之藝術家所忽略:

夏志清蘇州人,原沒有什麽可笑,但「吳儂軟語」早給上海話打敗,對不習慣聽吳語的人來說,反而有些可笑了。到了今天,「九尾龜」讀者甚少,大家以為它只是一部「嫖妓指南」式的狎邪小說,也就更覺得它可鄙了。德剛兄旣一口咬定我對「軟語吳儂」「愛之深、慕之切」,同時再咬定「九尾龜」作者乃姑蘇「鄉賢」、我的同鄉,我這個人就顯得可笑可鄙了。引文首句的捧場話─「名重海外之蘇州才子」─也變成「反諷」了。 (「名重海外」四字當然也不懷好意:「崇洋」「走資」的夏志清,「海外」可能名重,但大陸、台灣、香港的有識之士對他卻並不重視。

作者︰
李華驎(Russell H. Lee)
6976年生,畢業於政治大學財稅學系。
由公司業務員起家,進而陸續擔任傳統產業公司和投資公司總經理,具有豐富的企業經營和投資實務經驗。作者並以Rus為名長期經營「RusRule」部落格,針對總體經濟分析、政府財政及公司治理議題發表看法,為網路知名作家。
鄭佳綾
政治大學會計學系學士、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會計學系碩士、澳洲國立科廷大學會計學博士,目前為輔仁大學會計學系助理教授。致力於管理策略與公司治理教學個案的撰寫,並以互動啟發的個案教學,結合學理與實務。研究領域為管理會計、公司治理與道德決策、企業社會責任。學術論文曾發表於《中山管理評論》、ManagementDecision、Asian Business & Management、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Development Issues等期刊。

本來嘛,「假作真時眞亦假」,連杜甫大師也做錯了一句詩,說「自從巴峽穿巫峽」;按地理方向,應該是「自從巫峽穿巴峽」嘛!錯是錯了,可是有誰說這首詩不好呢?搞創作、寫詩歌,本來就是靈感、音節重於邏輯。過份著重邏輯,那去當律師、搞數學好了,何必學文學! 「自從巴峽穿巫峽」便是重音韻而輕邏輯的好詩。

夏志清先生幼年及青年興趣幾全為西洋讀物與好萊塢電影,對「五四」前後之中國文學作品甚少接觸,對上海租界以外的社會狀況與事事物物亦不甚了了。中年治中國小說史於海外,始讀二、三十年代之作品。竟以西洋觀念,私評數家前後不成體系之小說而拼湊之。竟名之曰「中國現代小說『史』」!

(二)南非之種族隔離法(Apartheid)為世界各國所斥責。在此種族歧視政策下,我華人因係有色人種而不得住入白人區域,不得與白人共餐廳、共廁所、共車船飛機等候室。此歧視法早已不適用於日本人,而對我華人則遲至七十年代始有變更。而夏氏則二十年如一日,一直肯定此種族隔離法,認為是南非白人「維護文明」之措施。寧非怪事?

老年更不知七十年來中國文學與社會變遷之軌跡,及晚近社會科學發展之基本概念,只一味拾七十年前啟蒙時代學人之牙慧,而變本加厲。殊不知該時代之「大師」,當時均不過二十餘歲之留學青年,學業與思想俱欠成熟。放言高論,領袖風騷則有之,理論基礎原甚薄弱。而夏氏以「六五高齡」竟視之為法寶,只知低貶魯迅,摒棄馬、列,而不知魯迅、馬、列為何物。加以其本人對中國文學起步太晚,一本其幼年「崇洋自鄙」之習性,大開倒車,以致治傳統小說亦認為非具有「西洋傳統」之作品卽不值一提。 「不怪自家無見識,翻將醜語詆他人」。茫然不知「中國傳統」為何物,他自已的「西洋傳統」又為何物,信口雌黃,而誤導後學。吾稱夏君在中國文學批評上為「極右」,恭維之甚矣!

予嘗靜處一室,可經月,戶外家人足音頗能辨之了了,而餘目固未之接也。今我同志數君子,偶舉西士之文字示余,餘雖不審西文,然日聞其口譯,亦能區別其文章之流派,如辨家人之足音。其間有高厲者、清虛者、綿婉者、雄偉者、悲梗者、淫冶者,要皆歸本於性情之正,彰癉之嚴,此萬世之公理,中外不能僭越,而獨未若卻而司迭更司文字之奇特。天下文章莫易於敍悲,其次則敍戰,又次則宣述男女之情。等而上之,若忠臣、孝子、義夫、節婦,決脰濺血,生氣凜然,苟以雄深雅健之筆施之,亦尚有其人。從未有刻劃市井卑汚齷齪之事,至於二三十萬言之多,不重複,不支厲,如張明鏡於空際,收納五蟲萬怪,物物皆涵滌清光而出,見者如憑闌之觀魚鼈蝦蟹焉,則迭更司者蓋以至清之靈府敍至濁之社會,令我增無數閱歷,生無窮感喟矣。

七、八年前,德剛為適之先生蓋棺論定:「熟讀近百年中國文化史,羣賢互比,我還是覺得胡老師是當代第一人。」(67)時至今日,「崇胡」也變成一個罪名了。我的另外三個罪名─「走資」、「崇洋」、「極右」旣皆因「崇胡」而得,看樣子胡老師自己至少也得擔當這三大罪名了。目今大陸學術界對胡適其實十分看重,把他的日記和來往書信也加以刊印,想不到唐德剛自己反而囘到大陸學者、文人集體「批胡」的五十年代了。沒有時間寫篇像樣的論文,不去參加紅學會議實為上策。像德剛這樣寫篇急就章駡駡崇洋、反共的胡、夏二氏,藉以討好大陸官方,實在可說是愚笨之尤了。在今日大陸舉行的國際性學術會議上,有誰稀罕黨性太強、醜表功式的空洞文章呢?

因此夏先生的華裔朋友們知道他的心態,也知道他這種心態由文學思想化為人生哲學的經過,總想幫助他,啟發他,勸他稍學「開明」,自習「進步」。誰知道夏教授竟把「開明」、「進步」這些好名辭,一股腦兒都奉送給共產黨,而自甘為「不開明」、「不進步」。甚至以「落伍」為榮;以「反動」自譽,眞令人啼笑皆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