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提供在线论文写作帮助

十一月 | 2005 | 天使酥心糖的生活滋味

整部影片裡面你可以發現,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議題,彼此糾結又互相引爆,雖然不是戰爭片,卻有濃濃的火藥味,每一句話背後都是暗潮洶湧,千絲萬縷,但每個人的自我卻又是空虛、不被愛、又沒有根的,所以才會互相攻擊、彼此傷害。就像是貝弗利在影片一開始朗誦 . Eliot《 THE HOLLOW MEN 》的那首詩:

寫論文必備免費軟體 RefMe 參考文獻格式自動整理!

父親是個脾氣暴躁的人,而我又是個粗心大意的人,只要我一犯錯,他就會很大聲地斥責,我只好躲到房間裡面,不知道該怎麼辦。道歉也不是、解釋也不是、出去跟他抵抗又沒有任何效果。所以我學會了一件事,只要躲在房間裡面,雖然會被持續轟炸,但是這個痛苦的感覺是比較小的。久了以後,我開始漸漸的不去感受自己有什麼感覺,甚至已經忘記了,那些感覺是什麼。「不知道」、「無所謂」、「沒關係」、「反正我不會怎麼樣」變成我的口頭禪,並不是因為我壓抑自己的感受,是我已經「忘記」到要怎麼去感受。

寫作論文數位幫手: APA參考文獻格式-08網路文獻類

第一個將上述藥品做有系統的研究是十八世紀的英國人愛德華.史東(Edward Stone)。他在倫敦皇家協會發表劃時代的報告:將磨碎的柳樹皮加入水或啤酒裡給五十個發燒的病患服用,結果發現效果出奇得好。但當時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所以只能止於觀察性的報告,一切要等到十九世紀之後,化學萃取技術進步,很多科學家相繼投入研究之後,才能純化柳樹皮中的主要成分。例如,一八二八年,慕尼黑的藥理教授約翰.安德里亞斯.畢希納(Johann Andreas Buchner)首先純化出黃色的物質,並命名為「柳苷」(salicin);一八三八年,義大利化學家拉菲爾.皮里亞(Raffaele Piria)創造出驚人的成果,從上述的柳苷中,製成了水楊酸,於是慢慢有人將這種由酚類的羥甲基氧化的物質拿來治病,逐漸成為治療關節炎和退燒的新寵。

這14部電影,帶你無痛搞懂11個心理治療學派!(下) - PanSci 泛科學

印象很深刻的是在這最後一次的課堂當中,大家都分享自己過去由於一些宗教儀式或者是老祖宗的價值觀,讓自己的情緒或狀態比較好轉的經驗。一個同學說他考前用念阿彌陀佛來放鬆,常常唸到後來變成阿密特(阿妹我在這!),另一個同學說她媽媽在觀落陰之後,發現婆婆的前世,竟然是自己的媳婦,因為這樣的「理解」,一秒化解了糾纏65多年的婆媳問題。我聽了心裡OS:這問題如果拿到精神分析來解,到婆婆死前可能還不一定解得開啊!

所以,你該思考第一件事應該不是「回家要如何因應」,而是「你真正要的是什麼」?你想要的是一段穩定的關係?還是有足夠的經濟基礎?或者,你根本不想讓家人知道你的伴,怕他們知道之後會反對?當你看清楚你的擔心之後,也可以嘗試把這些擔心化為你的需求或目標[ 89 ]。

回答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一樣的,就是 打開你的心,與他人建立真實而接納的連結。 更進一步地說,如果生命三元素是陽光、空氣、水,那麼羅傑斯所統整出的心理治療三要素就是:真誠一致(congruence)、無條件積極關懷(unconditional positive regard)與同理性的了解(accurate empathic understanding)。

即使撇開這些看似不科學的民宿療法,當我們在職場上面遇到人在你背後捅刀的時候,除了會戴尾戒之外,你可能還會默默地說:「沒關係,人在做天在看,總會有報應的!」;當我們遇到婚姻上面的困難,也會安慰自己說「夫妻床頭吵,床尾合」、「可能是自己上輩子欠他的」等等。這些來世、因果的概念,又何嘗不是一種認知上面的轉念?

其實,一段治療性的關係何嘗不是如此?就像《派特的幸福劇本》裡面的派特·索利塔諾(Pat Solitano,由 Bradley Cooper飾演,要不是網友 Mike 與 Pin-Ju提醒,我還以為又是亞當山德勒呢 )與蒂凡妮(Tiffany)的關係,一個是曾經有暴力傾向的精神疾患男子,還沒有走出失婚的陰影,另外一個是個性古怪的年輕寡婦,兩個人因為「都服用過抗精神藥物」而搭上線,蒂凡妮利用「陪我練習跳舞,我就幫你挽回前妻的心」找機會和派特相處,卻也因為這樣使派特和他父親的關係越來越差。

講的很簡單,但在我們的社會「做自己」是何其困難(想想你的 春節恐慌症 )!我們要如何在維繫和諧的情況下,又能表現出真誠一致的自己?羅傑斯(Carl Rogers)也說:「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衝破行為的表面,接觸那深藏在底下的真我?到底怎麼樣才能成為自己?」身為一個治療師,又要如何才能拿出真實的自己去和個案工作?

但到彰化唸書的這些日子才逐漸發現,其實很多療癒的方法根本不心理也不科學,都像「好折凳」一樣藏於民家之中。舉凡陰陽五行、太極兩儀、順天道而生、中庸易經[ 99 , 95 ]、果報輪迴等等,都是我們的古老智慧。例如,小時候每次要考試之前,不是都會把准考證拿去放在文昌帝君前面的桌子上嗎?如果去到一些不乾淨的地方「卡到陰」,臨床上面我們可能會說是「瘋狂」(Mania)症狀,可是有一些父母也會去廟裡面請師父「祭改」一下不是嗎?

橫跨66個學派、69部影片,整個學期下來我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所 有的疾病與症狀都是有功能的。 你之所以會一直遇到爛人、自討苦吃、壞習慣改不掉、甚至是持續憂鬱,都是因為你從這些「看似讓你痛苦」的事情當中,獲得某些好處。下面這張好棒棒統整表比較各學派對於「自討苦吃」的看法(或許你又會倒吸好幾口氣,所以我們得知看這篇文章可能要自備氧氣筒)。

所以敘事治療透過說故事[ 88-95 ]、焦點解決短期治療透過各種問句[ 87 , 96-98 ],嘗試從過去的經驗當中找到例外(比方說:如果你心中有一把尺,狀況比較不糟糕的時候大約是幾分?想像你一覺醒來,所有問題都解決了,你覺得發生了什麼事?),其實都是在做同一件事情:看見你原本就有的、可以因應這個世界的能力。

在上個世紀末,英國醫學家及史學家瓦爾特.斯尼德(Walter Sneader)幾經周折之後,獲得德國拜耳公司的特許,查閱了其實驗室的全部檔案,終於替阿瑟.艾興格林的功勞找出歷史證據:菲利克斯.霍夫曼第一次合成阿斯匹靈真的是完全採用阿瑟.艾興格林提出的方法才獲得成功。只是真相澄清了,對阿瑟.艾興格林來說已經太晚了,他的後人似乎也沒有替他發聲,菲利克斯.霍夫曼「孝親」的聲名也未減低,徒留下令人感慨的嘆息而已!由此看來,楊謹孝親圖的防偽標章,似乎比阿斯匹靈的故事還有人情味一些。

為何會說這個故事?其實是為下面要介紹的藥品「阿斯匹靈」(Aspirin)鋪陳。很多人都不知道阿斯匹靈之所以會被合成出來,和楊謹延請名醫的故事雷同,都是為了「孝順」的理由,才使得藥品能夠問世。阿斯匹靈的主要成分是「水楊酸」(又稱柳酸),早在三千五百年前古埃及的莎草紙中記載,當時的人們就懂得從柳樹及桃金娘的樹皮中,熬煮出富含此一成分的粉末,作為治療關節疼痛及退燒的藥品;到了西元前五世紀,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也拿這種藥方緩解生產時的疼痛及治療發燒病患,而在羅馬人的推廣之後,更一直被當成是減輕疼痛與退燒的良藥。

例如,你的成長經驗可能告訴你,「只要成績不好,就是差的、沒有價值的」、「我必須得到所有的人喜歡」、「如果愛我的人離開我,那就是世界末日了。」,這些災難化、誇張化、或標籤化的句子,已經住在你的心裡很長一陣子 9 ,當你遇到類似的刺激或情境的時候(例如工作或課業表現不好、深愛的人丟下自己等等),就會想起他們, 好讓你在事實的傷害之外,再補自己一刀 。

前面看了兩部西方人面對死亡的方式,我們東方人又是怎麼看待死亡的呢?《送行者》描述小林大悟在大提琴夢碎之後,返回鄉下父母留下的空屋,和妻子一起生活的日子。納棺師的工作一開始讓他自己跟身邊人都不能接受,但隨著和師傅兼老闆一同工作的過程當中,他逐漸看到了對生命的尊重,想起那些被他壓抑已久的畫面。透過納棺,他終於能夠好好地和新裡的父親和解、說再見。

甚至在婚喪儀式上面的禁忌習俗,拜堂、奉茶、大小定聘[ 96 ]、誦經、擲筊、合掌、禱告、摺紙蓮花、燒金紙等等[ 97 , 98 ],其實這些存在我們日常生活當中的種種儀式,說穿了效果都是一樣的:換得我們的內心的安寧,找回心裡的平靜——老祖宗們不是跟心理治療在做類似的事嗎?

我們都忘記了,困擾你的事情「並不會」持續一直的發生,有些時候它沒有影響你那麼多、也有一些時候你的確想過一些「還算有效」的方法來面對它(例如離開現場、跑步運動、找朋友聊聊、甚至睡覺也算),只是你沒有發現而已。與其回去花大把時間從糾結的症狀當中找到問題的癥結點,不如去想想「什麼時候問題比較不嚴重?」、「有沒有哪一次我曾經戰勝這個問題?那時候發生了什麼?我又做了什麼?」,這就是「解決─建構」(Solution─Building)的新思考模式,不問原因,直接找方法[ 87 ]!

華文世界唯一針對專業知識傳播/科普傳播需求者設計的課程上線了!請看全台最大科普網站 PanSci 泛科學 、 Punchline 娛樂重擊 、 NPOst 公益交流站 總編輯、 全球之聲中文版 發起人鄭國威把自己掏空,告訴你如何把艱深難懂的硬知識,變成不分享會死的熱門文章!

保溫(Murray Bowen)的家族系統理論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是「傳遞」(Transmission)[ 79 ]。不合的夫妻會把他們的焦慮、行為模式傳遞給孩子,在外面工作受氣的父親,回家發脾氣在母親身上,母親可能透過不說話、哭泣、打小孩來把這份情緒「傳」給小孩。這樣的「三角化關係」(triangulation) 8 其實也是一種「聚焦小孩」的過程,讓無力抵抗的孩子變成家庭情緒系統中的代罪羔羊(scapegoating)[ 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