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提供在线论文写作帮助

「iAsk-好問」中文官方網站

大學時我主修企管,曾修過整合行銷溝通、品牌經營與管理、行銷企劃實務、企業競爭方針、推廣策略、廣告學、行銷研究、產業經濟、統計學、客戶關係管理、消費者行為、新聞寫作、公關策略、傳播理論等專業知識,平均分數皆在85分以上,維持在班上前65名的水準。

多益,托福,雅思官方考場,時代國際英日語-TOEIC,TOEFL,IELTS,英文會話,日文會話

寫出了一些東西,喜歡上一些作家時,我又離開了那間中文系。如果沒有發生些不好的事,我想我會就這樣念著書、蹦達著的繼續長大變老,但如果的事都是逃不了的事。逃不了的人和事,後來我們學會叫它「劫」,寫作變成了渡劫。我始終是自私的人,我渡不了的,便寫出來讓大家一起苦,我渡完的,也要寫出來讓自己記得,都不是什麼偉大的事。後來喜歡上的作家越來越多,總說不出原因,大概只因為讀了痛快,郝譽翔、賴香吟的痛好像很痛;黃麗群、陳俊志的爽又似乎很爽。後來,也因為寫作,我幾次杵在這些名字、更多名字的身旁,但我經常分神去想,下一次,我不知道寫不寫得出來。

寫作園地 - 法務部矯正署桃園少年輔育院

&rsaquo &lsaquo

寫作的艱難 - 中時電子報 CTnews

除了系上的課程,我也相當積極參與課外活動。大二時曾參加商學院行銷企劃競賽,我擔任該小組的組長,除了需要有創新能力之外,還要負責整合組員的意見並做出最有利的決策。在決選時本組的提案獲得多家企業主管的讚許,最後順利獲得競賽冠軍。大三時擔任同舟共濟社社長,社團原本社員只有十多位。在我接手社團後,舉辦了一系列偏遠地區校園服務活動。為了讓更多人參與社團活動,我特別去學習平面設計軟體,親手設計活動海報張貼於校園各個角落,搭配各式精心策劃的活動、部落格的經營,終於成功的將本社的精神理念傳播出去,社員之間的氣氛也比往年熱絡,大四時社團已經有85人的規模。

我出生自台南,父親是國小教師,母親為家管,還有一個弟弟就讀高中。自幼父母的教育方式比較自由開放,所以從小就能夠獨立自主,對任何事情也能有自己的想法。平常我喜歡游泳,游泳不僅能夠鍛鍊強健的體魄,還能紓解壓力、結交志同道合的朋友。另外我也喜歡去參觀各式的展覽,從參展的過程中汲取他人的經驗,開闊自己的視野。

當初來時代國際英語是因為朋友介紹,他說這裡全民英檢上課輕鬆有趣,對於很討厭沉悶上課環境的我還滿有吸引力的,而且本來就想上一些不是學校課堂所學的英文來增加自己的英文能力。於是就來報到了! 第一次上課的時候很緊張,但在老師和學生的互動中漸漸融入了課堂,真的很喜歡這種活潑無壓的上課方式.在時代,除了聽、說、讀的能力提升之外,我進步最多的應該就是. More

在銀行打工後,發現走到哪都遇見外國客戶,聽見行員和他們對話,站在旁邊的我一句也聽不懂..我坐在服務台,有時候也會接到全都講英文的電話,我真的是沒辦法,每次都只好轉給我同事.。想一想這樣真的不行,英文是這麼重要的國際語言,而我卻一概不知..,而且英文似乎是每家企業的基本門檻!英文不好在現在的社會裡要怎麼找工作呢?剛好得知同事在時代國際補習. More

那個下筆詭譎,讀久了像會串成一部喃喃咒文似的E學長,艱難的用我無法想見的方式,把自己栽在了我們每日行坐的大樓前。我以書寫渡劫,而書寫卻是他的劫,為了可以讀可以寫,為了過這樣的生活,原來還是有些人把自己蜷縮成最小的形式想要通過。對我而言,實在稱得上是一種偉大。他在我碩士畢業那年離開世界,聽說是為了始終找不到願意指導他論文的教授,這些人和事,也都不是現在的事了,很久沒想起,想起來也是因為艱難。

綜觀整個社會,雖說這是個二十一世紀的高醫療、高科技世代,但社會上仍有許多身心殘障或患有特殊疾病的人,因求助無門而自怨自艾,怨恨老天爺為何如此折磨我?埋怨父母親為何給自己如此的一副身體?但如果他們能夠換個角度想一想,與其怨天尤人度過一生,何不像「乙武洋匡」一般活出生命的色彩,我想雖然這些身心障礙的人,在身體的某些機能異於常人,但相信只要肯走出心理障礙的陰霾,在能力上不一定就會輸於手腳健全的人。

與朋友相處的過程中,我一直扮演著居中協調的角色。在大三時參加全國金融研習營,我擔任該組小組長,負責統整各個組員的想法,過程中除了學習到與人溝通的技巧之外,更是頭一次將課堂上所學的理論運用在實際的理財操作上。憑著專業知事和緊密的團隊合作,最後過關斬將獲得投資理財組的冠軍。

我從沒想過寫到現在,每一次的寫都提著心膽,像是第一次般。第一次,穿著我的刺繡黃色牛仔褲和花色張揚的雪紡衣,那年的中文系課堂,我就像個瞎子般的闖進。不曾聽聞過的名師、後來的小說家、散文家、詩人同學,都是我為了學分而闖進的異世界。所有的作家都是初次見面,所有的小說都要請多指教,就像那年我的穿衣勇氣一樣,我寫出許多異色小說、模仿散文、網誌詩。第一篇小說寫的是一個總是在找尋紅洋裝的失憶女和她的精神科醫師,結尾一點都不令人意外,紅洋裝是失憶女殺人後血染紅白色洋裝的證據,總阻止她記起事情的精神科醫師其實愛她。課堂上,我僅記得那些日後出了很多本書的學長們異常的安靜,無人講評的寂寞和我那天刻意穿的褐紅色長雪紡洋裝(還是歐式宮廷的高腰風格)一樣無人問津,這些都是不經細看的小說和洋裝。

人就像一滴水,一滴水如果落到大海裡,渺小得無人察覺它的存在。可是大海,就是由這每一滴水組成的。人也是一樣,現在的你,或許覺得少一個人,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然而,這個世界就是由每一個人組成的。如果這麼想,你就會覺得每一個人都有他的價值,是寶貴的「生命」。()←請注意:「」用英數小寫。

寫這些字前,我妝半脫的在讀著《殺戮的艱難》,生殺自帶的艱苦不是寫作可比擬的,但寫下去的艱難來自物質、是被誘惑的、與其他理想相爭的。所以一次次的總有作家消失和復出,像是王定國、蔣曉雲、鍾曉陽那般都還算是傳奇。可我們不是傳奇,消失的同伴還來不及被知曉,就像人魚公主變成的泡沫般啵啵便不見了。他啵啵、她也啵啵啵,下一個十年來臨之前,會輪到誰?

像是十年前的事了,我轉學到中部的一間中文系,幾乎是從頭念了一次大學,青春其實是一大段渾渾噩噩、民智未開的嘗試,比起寫作,我想那時我更在意穿得漂亮。但打開我不斷嘗試變幻風格的少女照片,還是會被那件像是FRIDAYS商標配色的誇張襯衫、暗玫瑰色的碎花雪紡巨大喇叭袖上衣、屁股後口袋上是亮芥末黃刺繡和一堆串珠的牛仔褲引起一陣唏噓,雖然唏噓,但無法譴責,誰能譴責那存下許久生活費換來的昂貴嘗試。我無限嚮往的渾然無知已經走過,走到了無法裝傻賣萌換得原諒的現在,確實是扎扎實實的十年。每一件衣服和每一段文字被扎實的捆在一起,十年結成一束,我要抽出哪段看時,總怕抽出太多其他不經看的自己。

在您所交付的貴重論文,首先由我們的英文編修師做初步的論文修改。他們都是受過各領域碩士以上教育程度之訓練,且有論文寫作的經驗的外籍英文母語人士。每位新進編修師,都在我們台灣台北的辦公室接受為時三週的密集訓練,包括:熟悉各領域論文的書寫規範、加強學術寫作技巧、文意判讀與註解撰寫…並由資深的編譯師與校稿師指導並審核試編文章,確保新進的編修師的能力能符合華樂絲的品質要求。

一路相伴著寫的人,有人神隱似的只剩下一串電子郵件帳號,有人渡不了劫把自己寫成了小說結局,大多則去寫了別的東西,把文字一口口就飯吃了。他們都曾是那般的優秀如鬼神附體,都曾經動人心魄的把我逼上寫作的桌面,想跟他們一起留下什麼,比如說,一整個我們的世代。但長夜將盡了,揮霍無時了。我再離開一間學校後,剛好看見他們成群往前奔的背影,生活是倫敦的百年下午茶、打卡送小菜的拉麵店、週末的偶像劇對白填充編劇、打工留學到廣告文案,這才是我們整個書寫聚落最真實的生態。和那些名字不一樣,和那些在演講對談海報中會出現的名字不同,鬼怪般聰穎的Z、小說靈氣無窮無盡的O、和S那首沒得過任何獎卻好到揪心的詩……都往前奔走到艱難書寫的另一面,像覆蓋一張撲克牌那樣的就結束了他們的書寫。終究,書寫帶給現實我們的還是太過單薄。單薄得敵不過主管對某篇文章的「注意」、單薄得躲不掉遠方親戚指著我小說一角的稱謂敏銳沉重的提醒,全都是陳腔至極的情節,但確實都在上演。

為了提早準備以後大學交換學生時需要用到的成績證明,我選擇時代國際 托福補習班 ,因為時代國際的英語教學是小班制,且師資是外國人,又可以在時代原場 考托福 ,上完三個月托福課程,我獲得了 托福668分 ,我覺得從老師們那裡學到很多,為了提早準備以後大學交換學生時需要用到的成績證明,我選擇時代國際托福補習班,因為時代國際的英語教學是小班制,且師資是外國人.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