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提供在线论文写作帮助

書之驛站 | 書是我的驛站,讓我停下來歇息一下。我也是書的驛站,是書在流轉途中暫時寄身之所。聲明:本站的資料歡迎轉貼

原名朱青海的山東人朱西寧(6977~6998)熱愛寫作,一九四七年在南京《中央日報》副刊上發表首篇短篇小說《洋化》,一九四九年參軍後,在台灣軍中仍埋首創作,與司馬中原及段彩華合稱「鳳山三劍客」,是著名的軍中作家,出版長短篇小說數十部之多。他第一部小說集《大火炬的愛》(台北重光文藝出版社,6957)出版後,自覺「亮劍過早」,雖仍創作不斷,卻要等到十一年後才一次過推出兩部短篇:《鐵漿》(台北文星書店,6968) 和《狼》(高雄大業書店,6968)。

余光中 | 許定銘文集


 我是Lynn Miles,漢名梅心怡。我在美國東北的紐澤西長大。高中畢業後,到美國中部密蘇里州一所小小的大學就讀。大學一年級時,跟一個從臺灣來的留學生鄭心本 [7] 做朋友。之前我一直想去國外看看,因為我覺得生活有點無聊,沒什麼精彩。我本來想去德國、西班牙;認識他以後,他說:「你去臺灣多好啊,美金一百塊可以生活一個月。」

天地圖書

我欣賞圖畫的三大要點是:色彩、構圖和動感。大家請看附文這幅畫:一位身形瘦削的男子,背握雙手垂頭喪氣的朝向落日慢走,他的失意、沮喪,盡在垂頭、彎背中表露無遺,從不斷的「之」字路中傳遞給讀者,令讀者也為他歎息。這是袁德星為碧原的小說〈代罪的羔羊〉而繪的。

超閱網網上書店 - 賣紙本書,又賣電子書


 之後,我的日本簽證還沒下來。我延期臺灣的簽證一次,延期一次之後,日本的簽證還沒下來,我只好去Okinawa( 沖繩 ),當天去回,再延一個月。那時是一九七一年大概三月。他們可能覺得我「頑皮」吧,反正對我特別注意。對了,那年二月底,謝聰敏、魏廷朝被抓。之前有謠言,說二二八那個週末會有事情,特務很緊張,常常來找李敖。李敖也跟我講:「他們很緊張。」他們先抓謝聰敏和魏廷朝,抓人那天下午,又把魏廷朝的女朋友抓進去。李敖知道了很生氣,他很清楚,他們要打魏廷朝的女朋友,逼魏廷朝的口供。因為魏的女友是被警察抓的,他就去派出所交涉,並打電話給一些外國新聞的特派員,叫他們過去採訪,他認為有外國記者注意的話,他們比較不會亂抓。

《星座季刊》由「星座詩社」出版,此詩社的主要成員多為僑生,如香港的翺翺(張錯)、黃德偉,馬來西亞的王潤華、淡瑩,婆羅洲的洪流文,星加坡的林方……。他們把自己比擬為一群星子,雖然閃爍着纖弱的光芒,但他們決意在現代詩的星河中,滙合所有的孤星,為前衛的詩域盡展星光。在僅有的幾期《星座季刊》中,他們很重視創作、翻譯和理論,曾出過《英美詩人論現代詩》、《中國詩人論現代詩》和《美國現代詩三大鼻祖》等特輯。選譯過梵樂希、波特來爾的詩作。創作方面除了本社詩人的作品外,還有余光中、羅門、蓉子、七等生、葉笛……等人的詩作,陣容鼎盛。


黃石,原名黃華節,廣東人,生於一九O一年,另有筆名黃養初。他是著名的民俗學家、人類學家、社會學家。大約在一九二三年雙十節,他從暹羅回到廣州,進入白鶴洞協和神科大學讀書。這協和神科大學前身是協和神學院,因一九二二年跟美國協和神科大學合作,才於一九二四年改制,設神科大學、神學備科、聖經科、聖經備班四個級別。其中神科大學四年畢業,可獲文學士學位。黃石在協和神科大學時,追隨校長龔約翰博士(Dr. John S. Kunkle),潛心研究神話,完成了《神話研究》一書,並交由上海開明書店在一九二七年出版。這是他的第一本著作。


 一九七一年一月三日左右,我又來到臺灣。一下飛機,馬上拖著行李從( 松山 )機場直接去李敖家。他家附近有計程車停著,有人走來又走去,我想那就是特務吧。怎麼辦?我一進門他們就知道,但沒有別的地方可去,於是我就上去,反正他們不一定清楚我去第幾樓,李敖大概是住四樓吧。見到了李敖,李敖說:「沒關係,你不怕的話,歡迎你搬進來。對我不會有麻煩,相反的,可能會幫我一點忙,你在場,他們比較不會亂來。」我當然就住下來了。

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
台灣人權促進會
鄭南榕基金會
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
慈林教育基金會
台灣廢除死刑聯盟

書名:《當代文藝》第一四九期
文類:文藝刊物
主編:徐速
裝幀:平裝,繁體字
開本: cm x cm
頁數:659
字數:不詳
印數:不詳
定價:HK$
國際書號:沒有
出版日期:一九七八年四月一日
出版者:高原出版社

不經不覺,《香江藝林》出版了四期,一頁一頁見證著編輯部同仁的心力和收獲。興辦書刊,實在是一項艱鉅的事業;興辦文藝雜誌,更需要莫大的「才、膽、識、力」,還有各界的支持、重視。在此,衷心感謝大量院校的訂閱支持,讓我們更廣為人知。而各方踴躍投稿,亦令本刊的內容更見豐富,百態紛呈。多番考量稿件篇幅及出版經費後,本期嘗試增至四十四頁,以饗讀者。


儘管鹿橋出版了《未央歌》等四部作品,加上英文版專業著述《中國與印度建築》(紐約,6968),和不少未結集的論文、雜寫,但對於一個從事研究及創作歷六十年的學人來說,還是比較少的。原來鹿橋把他大半生的精力,用於建設他個人的「伊甸園」──延陵乙園。

 三宅清子當然是人權救援一個極重要的角色;後來她也變成黑名單,不能回臺灣。所幸我們還有琳達、安德毅。我好像是先認識安德毅,後認識琳達。琳達先到東京認識三宅清子,三宅介紹我給她,她就到大阪找我。我說:「我們在臺灣的外國朋友,會幫我們把資料送出來,希望妳能積極接觸一些人,我可以幫妳介紹。」她說:「不行,我現在要很專心做我的研究工作。」不到一年,她突然寫報告給我,說她有跟陳菊 [85] 、施明德 [86] 聯絡,蘇洪月嬌 [87] 、蘇慶黎 [88] 這些人,她也開始接觸。以後她說我是幕後老闆,就是因為當時我有請她接觸一些人,但她不記得她當時是拒絕的。她現在認為這個工作是我交給她做的,我想不是,是她主動去認識、主動去做 [89] 。

 我跟德國朋友覺得每天跑咖啡館沒什麼成就。他一直想去東南亞,想去緬甸的佛寺看看。有一天,我在報紙看到招商局有船到曼谷,就這麼簡單決定前往曼谷,錢用光了,借錢到越南,想在越南找工作。找好幾家美商公司,最後找到一份工作,我負責戰爭的外電報導,工作地點是一個靠海的航空站,做了六個月,這樣可以不必當兵。六個月後,我回美國,一九六八年末又到日本,停留一年期間,跟一位我以前在做咖啡館時認識的日本人藤子(Fujiko)結婚。婚後到臺灣蜜月旅行,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十幾日到了臺北,我跟李敖聯絡。

朱西寧等的《小說家族》厚近三百頁,除了他們自選的七篇小說外,還有他們的作品編目,個人成長的經歷和記錄生活歷程的照片幾十幀。附有董鈞萍《朱家的三十年》,寫年輕的劉慕沙不顧一切,離家「情奔」投向孑然一身的陸軍上尉夫婿,寫他們如何養育三個女兒和家裏的貓貓狗狗,家境雖不富裕,卻是樂融融的。田新彬《文學的方舟》寫的則是他家各人的創作成就。

 一九七二年年末,我決定再去臺灣,申請簽證下來了,直接在大阪發給我。誰知到了松山機場,他們卻不讓我入境,逼我上飛機,我只好轉到香港,在香港移民局過夜,第二天回日本。回日本之後,我透過巴格特(David Boggett)介紹,找到川久保 [66] 先生,他是教授,致力於臺灣人權運動。川久保不會講中國話,帶我去找亞東關係協會 [67] 的官員,問為什麼他們發簽證卻不讓我入境?他們起先也莫名其妙,後來拿到辦公室裡面,再出來時,我的簽證就取消了,他們說:「對不起,沒辦法。」原來我已列入他們的黑名單。


 這些特派員不會只靠我們的資料來寫,絕對不會,他們一定要讓到過臺灣的人來寫。當時國際主要媒體並沒有特派員駐臺,有些大媒體在臺灣有stringers( 非在職記者的供稿人 ),stringers沒有領薪水,但是按件計酬,或是主動找題目寫稿,或是配合媒體指定的題目寫稿。這些stringers也不是專為一家媒體寫稿,他們也要做其他工作才能維生。所以關於臺灣的政治案件,這些特派員會交代他們去查。這些特派員每年會跑臺灣一次,但這些stringers所知道的資訊有限,而我們的資料一直給他們,我們最清楚,所以他們會直接跟我們聯絡:到臺灣要找誰、採訪誰。我們推薦的對象不是三宅清子,她那時雖然在臺灣,但不會講英文;我們會推薦三、四個老外,這些老外比較懂得安檢的實際情況,由他們介紹採訪對象給特派員,我們不會直接幫他們介紹。

葛浩文可以用中文寫作,劉以鬯編的《中國新文學叢書》中,就收有他的《漫談中國新文學》,後來又出了《弄斧集》(台北學英文化事業有限公司,6989)。這本二十多萬字的文集,收《東北作家群》、《中國現代文學》、《書評‧序文》、《悼文》和《散文》五輯,書後還有他的寫作年表。葛浩文在後記中說他的這些文章是「班門弄斧」,實在過謙了,事實上《弄斧集》是本擲地有聲的現代文學著述。

《鐘乳石》是余光中第六本詩集,86開本,95頁,共收詩作98首,是他6957年9月至6958年9月間的作品,書後還有覃子豪的〈作者簡介〉和余光中的〈後記〉。覃子豪認為余光中的詩在最初的十二年中,表現了三種傾向:早期的是格律詩,風格清麗;第二期是轉變期,風格不明顯,曾作多方面的嘗試;第三期則是本集中的自由詩,多發掘中國古典精神,或反映二十世紀的感受,以〈羿射九日〉和〈杞人的悲歌〉寫得最出色。

沖繩縣和平祈念資料館
姬百合和平祇念資料館
日本立命館大學國際和平中心
韓國光州5.68紀念基金會
波蘭奧斯維辛集中營
布亨瓦爾德國家紀念館
柏林猶太博物館
Dachau集中營
荷蘭Anne Frank 之家
南非羅本島
曼德拉博物館
日本廣島原爆和平紀念博物館
日本長崎原爆館
網走監獄博物館
大阪人權博物館
日本軍慰安婦歷史館
佐喜真美術館
ICSC良心遺址國際聯合組織網站
諾貝爾博物館
ICMEMO
INMP國際和平博物館網絡
越南戰爭遺跡博物館
柬埔寨Tuol Sleng屠殺紀念館

徐先生寫小說出身,成名作《星星‧月亮‧太陽》,寫的是抗戰故事。不過徐先生不大滿意這本書,說它起初只是一篇散文,刊出後讀者叫好,才將它敷衍成長篇小說,結構上因此先天不足。他的另一本長篇《櫻子姑娘》,節奏就緊密得多。他最好的小說據說是《媛媛》,還未寫完,徐先生卻因車禍給撞掉了靈感,再也寫不下去。徐太太一直催他,他也無動於衷。我離開時,《媛媛》還是老樣子。但過了好些年,他的靈感忽地又回來了,一口氣續了百多萬字,連自己也吃了一驚。可惜還未完工,他就猝然而逝。徐太太傷痛之餘,依照他生前所述,將最後一部分補寫完成,終於全璧出版,了卻徐先生心願。我在書店約略翻過,寫的仍是抗戰故事,我對這類故事興趣不大,始終沒有買回來細讀。